返回

回到唐朝做首富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十七章 不速之客
    此时的何明远正在片鸭肉,王元宝一路小跑走进了后厨,小声地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话。

    “门口来了十个人,不像是来吃鸭子的,有点找茬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谁在那?”

    “老高正在那里招待着呢!”

    “那就行。”

    何明远说着便解下了围裙,对着身边的庖厨们说道“你们继续干,我一会儿就回来。”

    他拿着毛巾擦了擦汗,走出了后厨。

    来到大堂里,只见柜台前站着一群人,看样子大概有十几个,一对夫妇在最前面,其他人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男的看起来不大,大概有二三十岁左右,身材微胖,穿一身浅白色圆领袍,腰系玉带,脚蹬皂靴,虽是庶民,气质却不同凡响,身边的女子面容姣好,穿一身青色襦裙,手中领着一个七八岁大的男孩儿。

    妇人举止端庄,动作有礼,姿色虽算不得倾国倾城,但从气质来看一定是大家闺秀。

    身后两个男子像是仆人,一高一低,一胖一瘦,一个面露凶相,一个宽厚温和,所以抱孩子的任务便落在了那个瘦子身上。

    “掌柜的,这位客官要十份北都烤鸭,还要一个安静去处。”

    老高见何明远出来了,立刻向他转述了男子的意思,何明远看了看他们这十个人,明显是二主六仆,一家四口,怎么能吃的下十份烤鸭。

    “客官只要烤鸭吗?不要别的?我们这还有其他菜品,要不要配着上些?”

    男子看了看自己的家人,不假思索的说道“把你们这里最好的都上来,不过我有要求,一定要好吃,一定要安静。”

    这越发让何明远觉得是来找事儿的了,可找事也没带着孩子来找事儿的呀!

    “没问题,您楼上请。”

    男子在何明远的带领下,来到食店二楼,当走上楼时他发现,狮子楼同与其他家,上下两层截然不同,一层与其他家一样,还是那种传统型的席地而坐,所有人都在一起,而上层则被分成了一个个小包间,用的都是圆桌大椅。

    一行人十分好奇地观看着店内的景色,即使是胡人,也没用过这样高的椅子,男子感叹道“店家,你们这里别具一格呀!”

    “我们店主打创新,为的就是让客人享受最新,最好,最舒适的服务。”

    “嗯!确实新。”男子点了点头,一家四口随即落座,男子向身边的两个仆人说道“坐呀!愣着做什么?”

    两个仆人才唯唯诺诺的坐在了凳子上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伙计从下面把菜端了上来,首先上的就是北都烤鸭,干净的盘子上摆放着酱料,葱丝,萝卜和黄瓜段,还有豆腐皮。

    “哟!这可真新鲜,头一次见鸭子这样吃的,这……”

    没等男子开口,何明远就拿起了筷子,将鸭肉蘸上酱,配着葱丝,黄瓜段,用豆腐皮包了起来,卷在一起,放在了一个盘子里。

    男子问道“这样吃?”

    “对,都可以试试,想蘸什么蘸什么,想吃什么吃什么。”

    首先是孩子们,都迫不及待的想接触一下新事物,旁边的仆人想为他们代劳,却被男子阻止了,“你让他自己干,对,就这样,哎!哈哈哈!”

    男子自己也卷了一个,慢慢的放入了口中,还没等咽下去,就叫起好来“好吃啊!哎哟!这比咱们家厨子做的好吃多了,快,快尝尝!”

    “店家,你们这个叫什么菜?北都烤鸭?”

    “对,就是北都烤鸭。”

    男子有些奇怪,向身边的女子问道“我记得太原没这个菜啊!”

    “是啊!大母是河东人,可在家里也没见她吃过有烤鸭子。”(大母,即祖母)

    “店家,这绝对不是北都的菜,就算是,也是近年来才发明的。”

    “客官说的太对了,这是在下前些年刚从一个厨子那里学来的。”

    男子点了点头,“嗯,不错,我觉得你这手艺在长安算独一份了,敢问掌柜尊姓大名?”

    何明远有些纳闷,吃个饭难道还要问店主叫什么吗?但也不好拒绝,答道“在下,何明远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是何明远?”

    何明远就知道他要说这句话,长安城里虽然不一定都见过他,但名号却比皇帝还响。

    男子用长辈的口吻品评着何明远“不像别人说的那么不堪,人不错,最好一直能这样。”

    何明远叹息一声“以前年少气狂,不知天高地厚,惹下了不少事端,如今栉风沐雨,才知道衣食之所来,稼穑之艰难。”

    男子眼中突然闪过一丝欣赏又怀疑的目光,问道“你真的是何世仁的儿子?不像啊!”

    “子不类父,古已有之,我与家父性格殊异,并不是什么怪事。”

    听完何明远这几句话,摇头叹息道“士别三日,当刮目相看,非复吴下阿蒙啊!”

    “客官过誉了,在下不过是回头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知错能改,善莫大焉,我和宫里的人有些来往,虽然谈不上多大的交情,但举荐还是能做到的,不知何掌柜有没有兴趣?”

    何明远一脸茫然,对这个讯息有些猝不及防。

    “在下……已有家室了,而且也没有进宫的想法。”

    男子一听这话,连连摆手道“我不是那个意思……”

    女子在一旁笑了起来“掌柜误会了,我家郎君的意思是,可以举荐你进宫里做庖厨,不是去做宦官。”

    何明远这才恍然大悟,自己也笑了起来,说道“哎哟!是我想多了,如果是这样的话,感激不尽,感激不尽啊!”

    这时,下面的人有端上来一碟刀削面,何明远立刻接过了盘子,递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这也是本店的招牌,煮饼,刀削面。”

    男子惊讶的看着这一碟面,摸着自己的胡子问道“煮饼还能这样做?”

    “这也是北都一带的新吃食儿。”

    “我家原来在北都呆过,可从没听有这些吃的呀!我得尝尝。”

    男子尝了一口,立刻递给了其他人,“你们都尝尝,尝尝这煮饼,在个……额,这个在家里可吃不到。”

    他紧接着又对一旁的妇人说道“一吃这个煮饼我就想起那年过生日,你父亲卖了衣服给我买的煮饼,唉呀!一晃都好几年过去了,在潞州的时候就是好啊!那会儿也没有什么烦心事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何明远亲自把这一家人伺候走了,临走他们还订了几十只,让送到兴庆坊去,王元宝和他站在门前,看着一家人渐渐走远。

    “掌柜的?他们没闹吧?”

    “没闹是没闹,就是有些奇怪。”

    “奇怪什么,给钱就行,这家人看来还是个大财主,竟然要了几十只鸭子。”

    “瞧你那点出息,买几只鸭子就算大财主了?”

    “这可是一贯钱呐!这比咱们卖面可来的快多了!”

    “是啊!一贯大钱呐!”

    何明远站在门前自言自语,当目光看向其他家时,许多店主都倚在门上,像看侵略者一样盯着他。

    他也毫不示弱,也死死的盯着对过张家食店分店的掌柜,目光看起来十分平和,但在这个时候,什么目光都会被认为是挑衅。

    你们这就到此为止了吗?这仅仅是个开始而已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