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回到唐朝做首富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二十二章 西明寺并购案(3)
    十一月初八,明宣邸店正式开业,店名很容易就能看出来是取自何明远和崔若萱他二人的名字,寓意非常恰当,正好是宣扬的意思,象征着何家的生意开遍天下。

    第一天的效果不错,果然人们还是喜欢方便的邸店,一进安远门就能看到明宣邸店的招牌,许多外商不假思索,就在入住了义宁坊。

    两所宅院,几十间房瞬间挤满了客商,这时他发现开货栈比狮子楼挣钱多了,因为有了自家在狮子楼的信誉,何明远的邸店生意也特别好做,货商们出于对他的信任,直接将货物委托他寄卖,仅仅一天,从货商们寄卖的货物所能抽取的利润就高达好几两,这要一年下来,就能上千两白银,长袖善舞,多财善贾,古人诚不欺我!

    何明远看着热火朝天的客房,都萌生一种老老实实做买卖的,为什么?为什么要逼我?

    人人都知道我何明远在西市是人畜无害小白兔,英俊潇洒一朵花,为什么非要把我往死路上逼?天下之大,就没有我的容身之所吗?

    他并没有退路,你不找事,事偏要找你,现在只有一条道走到黑了,但现在他面临一个问题,那就是没钱。

    这个没钱指的是钱不够,两家邸店加上是狮子楼的生意,规模虽然已经上千,可要是想去撬动西明寺,还差的太远太远。

    他和江仲逊粗略估计了一下,按西明寺的规模,它的身家至少在三十万两,而智真作为西明寺最大的股东,想要买下他的股权至少得十万两,加上货物,没个十五万都打不住,可上哪里去找十五万两现银去?

    计划最怕麻烦,只要一环除了问题,整个计划便要胎死腹中,这才刚刚开始,难道我就要半途而废吗?这都快一个多月了,自己连一点荤腥都没沾过,明明是有老婆的人,过得却比单身狗还惨,世间最惨的事莫过于奶酪就放在眼前,却吃不到它。

    在外面受欺负也就罢了,来了家里都不能发泄一下,想到这里,他无奈的摇了摇头,继续打着算盘。

    何明远自从那天拜访过智真之后,就退了房间,从西明寺搬了出来,和崔若萱住在了北边普宁坊的货栈里,他把两个地方分了开来,义宁坊用来住人,普宁坊用来存货,他之所以住在货栈里,是因为要保护货物,要是货物有个三长两短的,岂不是白干了?

    冬日晚间天黑的越来越早,他把剩下的事务交给高仙芝后,就只身回了货栈,白天的事仍然在他心头缭绕,一切都是没钱惹的祸,若是自己还是坐拥万贯家财的何地主,还用在乎姓张的?还用看他娘的姓崔的脸色?我,我想娶谁就娶谁,我想娶几个就娶几个,我每天住在平康坊,让那些花魁跪在地上伺候我,我还让你看着,哎!气不气。

    当然了,他以前过的就是这种生活,现在也就只能在脑子里想想了,说出来怕是要被打死哟!

    看着崔若萱坐在榻上的那副nb哄哄的样子,就气不打一处来,他觉得是时候雄起一波了。

    只见他趴在榻上,可怜巴巴的说道“娘子,我已经很努力了,今天能不能破个例?”

    “当初不是说好了吗?等你打败了张家,你才能碰我,现在就憋不住了,这才几天?”

    “就一次嘛!”

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“可我没有银子,我怎么去打败张永年?像这样下去,难道这辈子就这样,做一对友谊夫妻吗?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崔若萱才听明白,原来是来要银子的,行啊!都学会智取了。

    “你要多少钱?”

    “越多越好。”

    “越多越好?可我也没多少钱啊!”

    “当初你就没再从家里捞出点东西来?”

    崔若萱摇了摇头说道“除了那一万贯,没了。”

    何明远起身向外面走去,悲号道“那完了,这辈子我也就只能靠左右手了,你保重。”

    听这家伙的意思好像在威胁自己,崔若萱也有点无可奈何,现在若是再不给他一点帮助,恐怕就该去平康坊了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给你帮你借到银子。”

    何明远立刻转过头来,问道“真的?”

    “真的。”

    “能借多少?”

    “能借个几万吧!”能借个几万吧?看看这话,财大气粗。

    何明远立刻坐了下来,正色问道“这可关系到我能否击败张永年,不是开玩笑。”

    “谁和你开玩笑。”

    只见他摸着自己已经刮了胡子后干净的下巴,思考着接下来的步骤,借钱这件事还得往后拖,自己得先把局做出来才行。

    崔若萱见他一言不发,问道“你怎么不说话了?”

    何明远摇了摇头说道“钱先不着急借,这钱你保准能借的上吗?”

    “一定能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不过,这世间就没完的事,算了,你到哪里能借到钱?”

    “波斯邸。”

    “好,明天咱们就先去波斯邸,只有先说定了钱,我这步子才能走得稳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次日,何明远在崔若萱的带领下来到了西市的最北端,这里聚集这西市最富有的人群——收宝胡商。

    这些人不远万里,从大食,罗马而来,用珠宝玉器换走大唐的丝绸陶瓷,由于然后贩卖到西欧。

    一进到西市的北部,满大街是高颧深目的胡人,这一景象深深的震撼了何明远,如果自己刚开始是直接穿越到了西市,那么一定会认为可能走到了阿拉丁的片场,或者就是阿里巴巴与四十大盗,谁能想到这里是大唐的首都呢?

    在这样嘈杂的环境中,却有一个安静去出,崔若萱拉着何明远的手走向波斯邸的最后一家商铺走去。

    若是开食店,酒肆,摆在人们最显眼的地方是绝对没错的,而珠宝则不必,这里毕竟不是一个大子儿一个大子儿的交易地点,你若是真的拿出价值十几万的珠宝,街上那些铺面能不能收的起都是问题。

    这家店最为安静,在同行的衬托下显得有些格格不入,似乎这里不是西市,而是世外高人谈茶论道的别墅。

    当走到一家名为李家珠宝店时,崔若萱停了下来,拉着他走了进去,何明远有些纳闷,既然是波斯邸,那应该是洋名字呀!怎么不得来个四五个字的?怎么偏偏叫李家珠宝店?感觉档次一下子就下降了很多。

    走进店门,只见中年男子正在擦拭着手上一件纯白瓷瓶,看样子应该和那天在西明寺见的那只一样,是邢窑产的白瓷。

    男子身穿杂彩胡服,头上裹着头巾,一双大眼炯炯有神,一见到崔若萱来了,马上变得十分热情,看样子二人的关系好像很密切。

    “哟!何娘子,今天怎么有空来波斯邸?”

    何明远十分惊讶的看着他,他没想到一个胡人的唐语竟然说的这么好,然而崔若萱接下来的话才真正颠覆了他对唐朝的印象。

    “李掌柜,这是我的内人,何明远。”

    男子笑了笑对何明远一拱手道“何掌柜,久仰,久仰。”

    他现在并没有注意到崔若萱在拿他开涮,眼前这个胡人竟然姓李?除了脸长得不像唐人,其他的和唐人没一点区别。

    “掌柜的姓李?”

    男子点了点头说道“对呀!在下单名一个素,字文贞,陇西成纪人。”

    一个胡人,姓李名素字文贞,还还还,还陇西成纪人?你怎么不说你是李唐皇族呢?

    何明远虽然知道唐朝改姓李是个风尚,但也没像这样可怕吧?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李姓是第一大姓了。

    李文贞见何明远有些疑惑,反问道“很奇怪吗?”

    “这到不是,就是你们胡人来了中原都改姓吗?”

    听到他说这话,崔若萱用肘子撞了撞他,只见李文贞的脸立刻就板了起来,语气十分不满道“我是胡人怎么了?谁规定胡人就不能姓李的?谁规定胡人就不能取字的?”

    这几句世纪之问还真把何明远给问住了,好像伤害了他的感情。

    崔若萱当即给他解释道“李掌柜虽然是波斯人,但早就归化了,现在可是唐人。”

    这是何明远没想到的,古人竟然这么喜欢拿大唐的绿卡,想想何氏一族,一百年前从丝绸之路来到这里,刚开始还有点洋人的样子,叫个何畏萨,一到后面就开始疯狂汉化,什么何文彩,何世仁,何明远,听听人家这名字,起得多好。

    李素说道“娘子今天光临寒舍,一定是有事吧!”

    “如今义宁坊开了一家邸店,你可听说了?”

    “听说了,那不就是娘子开的吗?”

    “现在业务出了些问题,想求你帮帮我。”

    “在下这条命都是娘子给的,什么求不求的,娘子直说便是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借点钱。”

    “借多少?”

    崔若萱正准备说话,只听一个声音从身边响起。

    “十万。”

   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