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赴惊鸿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076章乐业(1/2)
    下午朱颜便传来了消息,沈晏已经和项家打成合作了,其中还有顾容顷。
    只不过顾容顷以为沈家和项家都是为他所用罢了。
    等到沈晏真的有所行动,燕蘅又去找了顾危宁一次,将他们的计划告诉了顾危宁。
    “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顾危宁问。
    “你不知道吗?我以为殿下会知道朱颜。”
    “我知道,但朱颜在花朝节前不就消失了么?”
    “花朝节后不是多了一个项家大小姐么?”
    “原来是她。”顾危宁笑了笑,“我没想到。”
    “选秀你不会也往宫里塞人了吧?”顾危宁突然问。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燕蘅不解。
    顾危宁笑了笑,“没什么。”
    顾危宁的猜测并不是一时起兴空穴来风,主要是宫里的眼线传消息说有人在查方面的事。
    这次选秀只有十来个给了位分,其余留在宫中的都被分配在了各宫做了丫鬟。
    柳音被分配到了皇后宫中,她本以为皇后这佛系的性格不会知道什么毒不毒的,但从她和九皇子的谈话中她听到了些许猫腻。
    她无意间听到李知晓问顾朝辞冷宫的事。
    “那天你是又不小心进冷宫了?当年清妃死前有和你说什么吗?”李知晓问。
    之前她就想问了,只是一直没怎么有机会或者说是不敢。
    “没、没有……”顾朝辞明显有些发抖。
    “你如果想让你母后多活几年,就不要隐瞒。”
    最终顾朝辞还是说出了那句“她说先皇后不是郁郁而终,是……是被人吃了。”
    “吃了?被谁?”
    “父、父皇。”
    哐当一声,李知晓手中的茶杯落地,“你说什么?”
    最后顾朝辞又将清妃说的其他话告诉了李知晓。
    柳音听了全过程急急忙忙找到了官乐。
    官乐看她那样子问道“你这么着急做什么?”
    “嘘——”柳音将他拉倒一个没人的地方,“那个中了血毒的人,是当今圣上。”
    “什么?”
    “你小声点。”柳音捂住官乐的嘴,看他点头才又放开。
    “解药是先皇后的心头血。”
    “先皇后已经死了。”
    “太子还活着,他身上也流着木府的血。”柳音道。
    “你想做什么?你别胡来。”官乐道。
    “想什么呢,我才不会为了你去杀太子。”柳音皱了皱眉,“这条路恐怕行不通了。”
    “那我们什么时候出宫?”
    “你当皇宫是你家,想来就来,想走就走?”
    “当然是想走就走。”官乐拉着柳音一个旋身变消失在了房宇之间。
    “你带我去哪里?”
    “我们离开启国吧。”
    “什么?”
    “去南国,你不是说木府的血吗?”
    “木府的人可不好对付,又不是人人都像先皇后那么傻白甜。”
    “我是说或许有其他办法,去木府或许能知道。”
    在离开启国之前,柳音去找了周行玉,将凤翎交给了他。
    “徐停已经知道你了吧?”
    周行玉点了点头。
    “你现在很危险。”
    “有皇上在,他还不敢把我怎么样。”
    “皇上也知道?”
    “他一直都知道。”周行玉道“你真要去南国,我听说太子身边的那位去了南国后回来就中了寒毒。”
    “她也中了寒毒?”
    周行玉嗯了一声,“她本来是去找解寒毒的法子的。”
    “你怕我中血毒?”柳音笑了笑,“我还没那么傻。”
    “还是小心点,我希望你能活着回来。”
    “你还是担心你自己吧。”
    “我担心什么?”周行玉不解。
    “想想你能不能娶到蘅姐姐。”
    说到这个周行玉突然想起来,“你还记得么?”
    “记得什么?”柳音只觉得莫名其妙。
    “我什么时候死的?或者燕蘅什么时候死的?”
    柳音有一瞬的茫然,“你到底在诅咒谁呢?”
    “看来你也不记得。”
    周行玉没再问什么,柳音只当他胡言乱语。
    告别周行玉后柳音就直接同官乐出发去了南国。
    从南国回来的姜勉寒毒发作了一次。
    “要不还是去找一下蘅姑娘?”元五道。
    “蘅姑娘最近在做什么?”顾危宁问身旁的贺七。
    贺七上前一步,“蘅姑娘最近见了两个人,丞相大人和玄门门主陆君珞。”
    “她好像和陆君珞闹掰了。”他道。
    “之前你说她和那个莳花阁的朱颜有联系?”
    贺七点了点头,“不过那个朱颜不见了。凭空消失了一般,不过她弟弟被她送到乡下了,属下无能,查不到别的。”
    “不用查了?”
    “不用查了?”贺七略微惊讶。

《本章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