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天子剑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一卷 取剑 第三章 救驾之后
    “老衲一心向佛,平生从未伤害一条生灵,今日不得已维护正道,若非曹少侠相救,老衲死不足惜,只是若不能护佑汉室这点血脉 ,老衲又有何面前去面见佛祖!“

    “平日里数次得蒙大师教诲,还吃了大师寺中不少的菜,自然是晚辈应该做的。晚辈恩师也常教导说忧国爱民,成仁取义。这帮贼子,丧心病狂,滥杀无辜,虽然晚辈学艺不精,但纵然丢了性命,也不能给恩师丢脸。“

    说罢,三人一拥而上,迎上黑衣人,替下老方丈稍事喘息。三人各学一套五禽剑法,曹操“猛虎跳涧”剑法九式;李儒“长猿偷日”剑法九式;曹洪“鹤击长空”剑法九式。

    论剑法,论实战经验,三人远不及黑衣人,但黑衣人也耗的差不多了,曹操这三个生力军一阵冲杀,不多时黑衣人就顶不住了,师兄弟同心,很快杀死两名刺客。

    李儒和曹洪分别抵住一名黑衣人,曹操独斗黑衣人头目。此人极为恼火,不知道哪里钻出来这三人,将快要得手的好事搅乱,毕竟他武功超出普通黑衣人不少,怒气之下,逼得曹操连连后退。

    “贼人剑上有毒,各位少侠小心。曹少侠的五禽剑法,根基上也是固守居多,老衲教你 ‘摩诃般若剑法’三式,可助少侠一臂之力。“

    “多谢大师厚意,不过非经家师首肯,怎么私学别派武功?”

    “少侠不必推辞,这三式剑法乃老衲几年前自创,老衲只不过是借少侠之手除魔而已。”

    说着,沉声念诵,曹操边学边练,虽然只有三式,但需有佛法基础为根,才能融会贯通,幸好五禽剑派与白马寺是邻居,曹操有机缘聆听高僧教诲,虽然还很生硬,但他也算勉强学会了。而李儒与曹洪哥俩就差了,断续听见老方丈传教,却一式也没学会。

    ‘摩诃般若’三式,饱含老方丈百年佛家造诣而成,即便曹操使得僵硬,威力却不小,战局顷刻扭转。

    一声惨叫,又一名黑衣人报销。另一名黑衣人见同伴相继死去,逐渐丧失了斗志,双腿不由自主地后退,又害怕头目责罚,内心矛盾至极。

    败局已定!黑衣人头目仰天大笑,‘噗呲’自背后一剑将准备逃跑的同伴刺死,笑道“功败垂成,有何脸面回见主公。”反手一剑,自裁而亡。

    尘埃落定。众人定了神,消失半天的太监小陶子也钻了出来。护驾的御林军也敢进来清扫战场。小陶子嚷道“一帮小蟊贼,竟敢行刺陛下。来呀,将每名黑衣人统统砍上三刀,以防有漏网之鱼。”当然,这些御林军此刻胆子也大了,拎刀的,持枪的,统统向尸体上招呼。

    老方丈请皇帝移驾内禅室暂歇,命两名老僧主持清理大殿,想了一想,又邀请曹操相随。小陶子留下负责指挥御林军。李儒与曹洪也留在大殿等大师兄。

    三人进了老方丈内禅室,分宾主落座,小沙弥上茶。

    “让陛下受惊,老衲守护不利,罪过之至。”

    “若非大师等人极力护驾,朕性命早已不保。朕自登基以来,没睡过一个安稳觉,先皇盛年暴崩,朕与太后早有疑虑,只不过那董贼把持朝堂,群臣敢怒不敢言,若非先皇尸骨未寒,朕也处处忍让于他,否则不定哪天朕的性命就被董贼害了。大师,朕身边的太监宫女,全是董贼的人,朕并非怕死之人,但万万不能在朕的手上丢了祖宗的基业!朕唯一可仰仗的,只有大师了,请大师慈悲为怀,教朕一条生路。 “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。陛下不必多虑,董贼羽翼未丰,群臣口服心不服,以眼下局面,暂时还不敢忤逆陛下。敌强我弱,陛下还需暂时忍耐,此事需从长计议。”

    “从长计议?大师也看到了,青天白日,竟有刺客当众刺杀陛下,晚辈也听到些,董卓收买‘鸿门’作为杀手组织,一些不臣服于他的大臣及武林中人,已经不知死了多少人了。今日这帮刺客,白天穿黑衣,口操冀州方言,剑身刻‘太平’字,表面上看,种种迹象都指向巨鹿黄巾军,但如此弄拙自露,十有八九跟‘鸿门’有关,大师以为如何?“

    “真即是假,假即是真,真中有假,假中有真。黄巾也罢,鸿门也罢,曹少侠稍安勿躁,日后大汉江山之兴衰,也与少侠有莫大的干系。老衲问少侠一句少侠可听说过‘青虹剑’?“

    “晚辈从未听过。”

    “令堂口中可曾提及过?”

    “从未提及,家父不屑与董卓之流为伍,自从辞去太尉之职,交出兵权,回谯郡乡下老家了。晚辈留在京师学剑,已经半年未与家父见面了。不过,家父从未跟晚辈说过这三个字。“

    “哦,原来是曹太尉家的公子,令堂倒是一个好官,可惜不能留在京城 帮朕。大师,即便朕与董卓都能等得,只怕百姓等不得了,这几年又是地震,又是水旱两灾,董卓把持朝政,明知百姓饿殍遍野,却不肯赈灾救济,这笔账必定算到朕的头上,待朕民心尽失,只怕再也回天无力了。“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。天降异象,必有妖孽。陛下言之有理,倘若陛下以为我大汉到了危机之刻,难不成陛下是想?”

    “不错,这些日子朕就是这般想的,这次就是想等进香时机求助于大师,这件事朕知悉不多,父皇原本等朕大些再告知,谁知……!大师不妨明言。“

    老方丈喝了口茶,谈了口气,面色有些凝重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,我佛慈悲。四百年前,高祖皇帝斩白蛇起义,用的是一把‘倚天剑’,此剑随高祖南征北战,一路见证了大汉的创建过程,被视为大汉根基,被尊为‘天子之剑’。“

    “因此剑剑锋所指之时,必定是一场战斗,过后难免千万亡魂产生,因为剑杀戮无数,戾气太重,恐怕子孙帝王们不能压制,遂于冀州巨鹿郡卧牛山建髑髅台,将倚天剑就此封印。并派留候张良一族,世代守护。”

    “为了大汉万世基业,高祖又令天下名匠,铸五把利剑,分封给追随自己创业的五大功臣,令其家族世代相传。按金木水火土五个方位,世代拱守天子之剑。”

    “张良家族掌‘七星剑‘;曹参家族掌’青虹剑‘;夏侯婴家族掌’霸王剑‘;萧何家族掌’双股剑‘;周勃家族掌’紫电剑‘。高祖临终前,又亲制金牍一片,派亲信将其封于髑髅台内,遗诏日后若大汉帝国存亡危急之刻,可开启髑髅台,取出倚天剑与金牍,可保江山无恙。”

    “‘五行剑齐,天子剑出;天下太平,高祖金牍。‘只要找到那五把名剑,一起到冀州卧牛山,打开髑髅台,即可取出天子剑与金牍,陛下就可以力挽狂澜,重整河山。“

    “只是这五行剑如今还在不在五大家族手中,就不得而知了,老衲方才询问曹少侠可曾听说‘青虹剑‘便是此意,按说此剑应该世代在少侠族中传承。”

    老方丈说到这里突然手捂胸口,双目暴睁,喉咙咕噜作响,张口喷出一大口鲜血。

    这突然变故令皇帝和曹操都吃了一惊,本能地起身上前搀扶。难道是前面激斗受了内伤?

    老方丈暴喝一声“贼子休走”,虚空一掌击出,禅室木门立刻被掌气击的稀烂。同时伴随着一声‘哎呀‘,有一人被击倒在地,显然是有人在禅室门外偷听。

    却是老方丈身边伺候的小沙弥。

    小沙弥被掌气所伤,也是口吐鲜血,勉强站起来,边咳嗽边笑道“看他们还说我无能,我今儿得了这大秘密,马上去报告相国知道。中了我这‘安息草‘,赶紧闭关才是。“话未完又是一口血喷出,看来这一掌打的不轻,便不敢再耽搁,踉踉跄跄逃去了。

    曹操想去追赶,被老方丈手势制止。

    “原来这厮是董卓卧底,这等贼子,大师为何不让晚辈去除了他?幸亏陛下没引此茶。”

    “不妨事,这种毒不会要人命,只是废人武功而已,看来他们还不想要老衲性命,只是陛下……”老方丈上气不接下气,用尽力气拍了下手掌,曹操只觉得眼前人影一闪,一个瘦小低矮的蒙面人站在面前。

    “带……带陛下回宫,这件事想必董卓早已知道一些……,不如索性就弄个人尽皆知,老衲估计天子剑未见天日之前,他是不会对陛下下手的。”

    影子人点点头,扛起皇帝,飘了出去。曹操只觉得眼前一花,那两人就已几丈开外了。

    老方丈喘息不止“请少侠务必寻找五行剑,老衲代陛下拜托了,此地不可久留,少侠快离开京城,去嵩山找”一口气没上来,昏了过去。

    曹操弯腰给老方丈行了一礼,心里给了他一个承诺。

    然后以极快的速度,赶到大雄宝殿,拉起两名师弟就走。未出殿门,突然呼啦来了一帮御林军,为首的是个干瘦老头,是个独眼龙,剩余的右眼扫了一眼殿内,高喊“有刺客行刺皇帝,速速护驾,杀!!”

    身后兵士门杀气腾腾地闯进殿来,见人就杀,先前随驾来的御林军门忙说‘自己人’,也无济于事,全被后来者杀死。

    曹操三人不敢恋战,击倒几名御林军,夺路而逃,跳上屋顶,向南疾驰。

    隐约听的身后传来“刺客逃走了,追呀”,“漏网之鱼就是曹操,快把他抓回来。”人群乱糟糟地叫喊,却未见真的有人来追。

    怕暴露五禽剑派所在的老宅,故而先往南逃,待确定甩了追兵,又折东北回还,与曹仁糜月汇合后,收拾些细软,将宅门锁好,一路朝最近的东城门疾行,将近晌午,便已离开了京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