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天子剑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一卷 取剑 第五章 逃亡之旅
    镇子名叫高龙镇,是个小镇,街上静悄悄的,一个行人也没有。好在还有家小店,叫做来福客栈。店里也没什么生意,掌柜的愁眉不展,正想打烊,却忽然来了五位客人,顿时喜笑颜开,忙招呼伙计开了五间上房。

    曹操等人又累又饿,给了一些散碎银子给掌柜的,麻烦弄点酒菜送到房间里吃。东汉末年,民间流通的是铜板或五铢钱,能用的起银子的,不是达官贵人就是富商财主。接了银子,掌柜的自然连连称是,马上照办。

    五人聚在曹操房间里商议。

    “大师兄,您在老方丈禅房里都发生了什么事,我们拼死护驾,救了皇帝,怎么反被当成了刺客?”李儒上来就问。

    “是啊”,曹洪也问道“奇怪的是,不但是对付咱们,就连那些随皇帝同行的御林军,也都被杀死了。那个独眼龙是什么人,不问青红皂白,进殿后见人就杀。”

    “听老方丈说有个叫‘鸿门’的刺客组织,专门为董卓所用,以我看,这些人八成跟董卓有关。可惜老方丈被董卓的卧底下了毒,现在也不知道他怎么样了。天幸皇帝被一名影子人救走了,那个人快如闪电,轻功极高。 “

    “前面的蒙面人和后来的独眼龙等人,究竟那一拨才是‘鸿门’的人呢?”

    “ 哦,对了,老方丈昏过去前,曾叮嘱我去嵩山,可惜他没说完,是找什么人或什么东西。但肯定这件事与天子剑有关。”曹操长话短说,简述了天子剑与金牍的事情。

    众人还想发问,门外传来敲门声。李儒手握剑柄,问声谁,听到是伙计送酒菜,才小心地打开门。

    伙计赔笑道“诸位客官,我们乡下也没什么好东西,这些是本店的一些拿手小菜,自酿的清酒,请客官慢用。”

    伙计边说边将酒菜拜访好,就想退出去,曹操道“请问小二哥,我们兄妹想去沛郡谯县访亲,请问应该怎么走?”

    “回客官,出了这高龙镇往东,前面是个岔口东向奔荥阳郡,过了开封就是沛郡;东南向奔颍川郡,经过许昌,再折向东北也能到沛郡。“

    “多谢小二哥,我这里还有点碎银,劳烦小二哥给我兄妹买五匹快马,作为脚力,若有剩余,就当作小二哥的辛苦费。“

    “多谢客官,那里用的着这么多钱,明日一早,小的就将马匹备好,只是我们这小地方,没有什么好马。几位慢用,有什么事尽管招呼小的。”

    伙计出门,反手将门带上。

    “大师兄,我们接下来怎么办?走荥阳郡,还是颍川郡?“

    “大师兄,这么说青虹剑在咱们家?这次回老家避难,正好向父亲大人问个清楚。“

    “大师哥,大师不是说还让你去趟嵩山吗?”

    几人你一句我一句,问个不停,唯独曹仁沉默寡言,他不太爱说话,只静静地坐着。

    曹操正欲回答,忽听的楼下传来骚杂声,还有伙计的嚷嚷声。几人警觉地手握宝剑,曹操摇摇头,示意师弟们别动,然后独自推开房门观看。

    只见楼下是两名伙计,正往外推搡一名老者。

    曹操边缓步下楼,边察言观色。原来是老者也是过路人,天色已晚,想借客栈找个角落留宿,但又身上没钱,当然伙计不肯,就往门外撵他。

    看老人老态龙钟,似乎有七八十岁,一身破旧粗布衣裳但还算干净,看起来不是乞丐。老人右脚好像受了伤,步履有些颠簸。

    “住手”曹操忙制止伙计,“有道是‘有钱需记无钱时,落难何曾见几人。‘行走江湖,谁也难免有走霉运的时候,这位老伯偌大年纪,又受了伤,深夜露宿街头怎能熬过,他的住店费用算我头上好了,请 他进来吧。“

    有人出钱,伙计还说什么,自然散开了。曹操邀老人上楼一起吃点东西,老人千恩万谢,鉴于肚子饿的咕噜直叫,也就不客气地跟曹操进了房间。

    众人酒足饭饱之后,曹操让师弟与小师妹各回自己房间休息,好明日一早赶路。老人想下楼随便找个角落眯一宿,却被曹操拦住“夜已深沉,老伯就在这床上歇息吧。以在下看来,老伯也不像乡下人,何以流落至此,打算去往何处?”

    “年轻人,你真是个好人。不瞒你说,老汉是从京城而来。原本我是在郑尚书家做事,因为年纪大了,老家又没什么人,就在郑家一直留了下来。郑尚书可是个好官呐,只不过在朝堂上说了几句公道话,就被董卓派了什么‘鸿门‘给全家灭门了。“

    “老伯也知道‘鸿门‘?”

    “郑尚书被害前一天,有个蒙面人,偷偷来给大人提过醒,老汉无意中听了几句,好像是‘鸿门‘有什么八大金刚,号称’四俊四丑‘,专替董卓做坏事。只是那人来去如风,像个影子,老汉耳朵也不太好使,就听到几句。”

    “影子?是不是个子不高,比较精瘦?”

    “好像是,老汉没看清楚。我当时是吓得晕过去了,才捡回一条老命。郑尚书一家惨死,我醒来前去报官,却被赶了出来,郑府也被官府封了,我无处可去,就打算回许昌老家,没想到走到这里钱花完了,又崴了脚,若不是公子收留,只怕要露宿街头了。“

    曹操还想问,却听到老人的呼噜声,显然他已经入睡。曹操笑笑,轻轻替老人盖上一张凉被,又取一张铺在地上,躺了下去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用过早餐,伙计已经准备好五匹马。

    曹操告诉老人,正好路过许昌,可顺便捎带老人一程。等出去打探消息的师弟回来,便可启程。

    这时,李儒和曹洪气喘吁吁跑进来,道“大事不好,董卓使奸计逼死了大司农曹大人,皇帝已下旨查抄曹府,而且‘鸿门’已经派人追杀咱们。”

    事情紧急,叔父家遭此巨变,就算这时候赶回京城也无济于事,既然皇帝已经下旨,那么接下来要抓捕的很可能是谯县老家的父亲。想到这里,曹操忙招呼大家马上走。

    “谁也走不了。”店门闯进一名大汉,身高马大,虎背熊腰,右臂一挥,一拳打在店门柱上,柱子当即折断,哗啦一声,整个小店被震得几乎要倒塌。大汉身后,跟着十几名帮手。

    老人一指大汉“我认得你,那天晚上带人杀害郑大人,领头的就是你!”

    “哦?这么说还有漏网之鱼,老头,算你今天倒霉。不过大爷今日的目标是曹操,噢,闹了半天原来要捉的是几个毛头小子,吕掌门真是大题小做。”

    曹操笑道“曹操在此,要捉我尽管来,不干老伯的事。你既是鸿门头目,四俊四丑,看阁下样貌,自然是四丑之一喽?”

    “不错,让你小子死个明白,大爷就是四丑的‘大力士’,都给我上,掌门说了,死的活的,都算咱们爷们立功。”

    杀手们呼啦涌上来,曹操先护住老人。曹仁等人迎上厮杀。

    五禽剑派门人各学一套剑法,每套九式,虽然重守轻攻,但面对这帮杀手,尚能对付。

    曹仁抵住大力士。论样貌,两人倒还有些相似,一样的身高体壮,力大无比。曹仁施展‘熊罴撼山’九式发动进攻,这一套剑法由他使出来,也刚猛无比。大力士赤手空拳,以双臂为武器,估计是练过铁布衫之类的硬功夫,曹仁的长剑砍在他的双臂上,竟然丝毫无损。

    其他杀手就差了些,论单打独斗,武功稍逊了些,但强在以多取胜,四五人一组,阶梯式轮番攻击,足见‘鸿门’杀手训练有素。但李儒、曹洪与糜月三人背靠背互为犄角,无论杀手从哪个方位攻击,均可相互支援,双方基本处于平衡态势。

    曹仁虽然性格喜静,不善言谈,但他爱动脑子,他心里清楚,这种场面可不能恋战,及早摆脱杀手纠缠脱身为宜。于是他接连使出强招,长剑一剑快似一剑,以求逼敌后退。

    大力士哈哈大笑“五禽剑法,不过如此,大爷不陪你玩啦,弟兄们,插刀子。“这命令是‘鸿门‘暗语,示意下死招、要人命。

    大力士暴喝一声,催动内力,双臂暴粗一圈,抡起来呼呼生风,正好曹仁一剑刺到,大力士一把抓住剑身,手臂螺旋转,长剑便似藤蔓一般在他手臂上缠绕起来,缠至剑根,大力士顺势一拳,正击中曹仁胸口,曹仁踉跄后退,撞到在柜台上,有余冲力极大,一下将柜台撞了个稀烂。

    曹仁身体强壮,倒无大碍。这一下倒撞出个人来,原来是掌柜的躲在柜台后,掌柜的慌不择路,正跌至大力士跟前,大力士一把薅住掌柜的左臂,一叫力,生生将它扯断下来,疼的掌柜的当场昏死过去。

    “畜生,滥杀无辜。”曹操纵身一跃,空中挺长剑斜刺下来,大力士上身闪过,‘刺啦‘一声,左腿被剑割了个口子。

    曹操有所启发,长剑不与他双臂纠缠,反而主攻其下三路。大力士动作笨拙,蛮力不得施展,急得暴跳如雷。

    曹仁让小师妹去保护老人,替换下她,三人联手,杀手们渐渐落了下风,不一时,就被斩了四五名。

    又斗了小半柱香功夫,杀手们几乎折了半数。而曹操这时却落了下风,一个不留意,长剑被大力士用脚死死踩住,任凭如何用力,都无法抽出。大力士趁机铁臂一挥,砸向曹操脑袋。

    这要是被砸中,非得开瓢不可。不远处,糜月看得清清楚楚,她见大师哥吃亏,心里慌急,将自己手中剑用力抛出,边喊道“大师哥接剑。”

    曹操为避那一拳,只好弃剑、后仰躲避。正好这时糜月的剑到,曹操情急之下使出‘摩诃般若剑法‘中的一式,双手握剑,借势用力,正中大力士手臂。

    大力士非常自信地用手臂去磕,令所有人吃惊的事情出现了,他那条坚如铁石的手臂,竟然被剑锋斩断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