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天子剑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一卷 取剑 第十一章 中岳庄
    因为担心曹操的安危,张魅和糜月在他走后就显得有些心不在焉,好歹吃了些东西,就一起回了房间,毕竟两人也不喝酒,就让曹仁陪老人好了。

    回到房间,两人简单收拾,然后就躺到了床上,毕竟这一路奔波,又心事重重,早已疲惫不堪。

    然而当两人熄灯躺下后,却怎么也合不上眼,翻来覆去,辗转难眠。当两人同时发现彼此都是如此,干脆躺着继续说话,这段时间相处,两人还算谈得来,一直以姐妹相称。两个人年纪相仿,张魅大了一岁零八个月。

    “姐姐,你看刚才那两个人,分明不是什么好人,我还是第一次见又是喝酒又是吃肉的和尚,还有那个女人,竟会使什么毒术,大师哥他们可得当心呐。”

    “妹妹,你是不是很关心你大师哥呢?”

    “那当然了,大师哥他,他待我们都挺好的,平日里师兄们闯了祸,师父责罚下来,每次都是大师哥顶罪。两个月前有一次四师兄偷偷带我出去逛庙会,我只顾贪玩,跟丢了师兄,又迷了路,害的师兄们寻找,我记得清清楚楚,当大师哥找到我时都快急的落泪了。“

    “真羡慕你们,就像一家人一样,这么艰难的时刻,还是不离不弃,患难与共。“

    “姐姐现在也是我们中的一员啊!对了,姐姐,怎么没听你提及过你的家人呢?姐姐的家是哪里的?”

    “姐姐是个苦命人,父母都不在了,家也没有了,家乡冀州巨鹿郡又是闹灾又是闹义军,为了讨口饭吃,我很早就四处流浪,就这么一路来到许昌,幸好卢老爷收留了我,就在卢府做了侍女。这次要不是曹大哥救了我,说不定姐姐早就死了。“

    “过去的事就不要再想了,姐姐以后有什么打算?”

    “这个我也不知道,曹大哥为救我受了伤,起码我要照顾到他伤好了再说,也许,也许到那时候,我就该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姐姐,你觉得我大师哥怎么样?”

    糜月突然问起这个问题,张魅反倒没有一丝准备,一时顿住,半天才说道“曹大哥他是个好人,他“

    张魅欲言又止,这句话没有说完。

    曹操三人,悄悄跟踪着前面大和尚与妇人,拐过几条街道,来到了一座深宅大院门前。

    这座宅院,气派宏大,高大巍峨,门口两侧各有一座石狮子,更是增添了威严庄重。宅院后面是一片竹林,再远处可见雄伟的嵩山。门前有条小河流过,可见这等风水上佳的宅院主人,绝非常人。

    很远就能听到门前人声鼎沸,热闹非凡。当然了,号称‘中州大侠’的汤老爷子德高望重,是武林中的泰斗,他七十高寿,中原武林人士前来祝贺的还少的了吗?

    门口挂着两只硕大的大红灯笼,照的整条街都亮堂堂的。站在门口迎客的是汤老英雄的大徒弟,名叫柳长风,他正神采飞扬,笑容可掬地迎接各地来的贵宾。

    大和尚与妇人大摇大摆地进了汤宅,曹操三人稍微放慢脚步,也随着人流走了进去。今晚来的大半是各地武林人士,以及当地有头脸的人物,根本没人关心曹操三人是干什么的。

    宴客大厅里面更是金碧辉煌,空间非常大,足足摆了几十桌。老英雄汤镇恶红光满面,精神抖擞,不断地回应各路祝贺声。

    来贺寿的贵宾们都已入座,曹操三人也找了个靠边的桌子坐下,反正同桌的互相也不认识,不让大和尚离开自己的视线就行。

    奇怪的是,大和尚与妇人却被安排到了上座,与寿星翁同桌。

    吉时已到,众人起身一同举杯为老英雄祝寿。

    汤镇恶举杯一饮而尽,手捋白须,哈哈大笑“承蒙诸位武林同道看到起,前来参加老夫寿宴,老夫感激不尽,请诸位开怀畅饮,一醉方休,千万不要客气,诸位请坐。”

    同桌有一人站起来道“汤老英雄是我中原武林的泰山北斗,侠名誉满天下,这么多年,不知有多少武林不耻败类被老英雄铲除,才使得如今武林风清气正,老英雄功德无量啊。“

    “哦,原来是大名鼎鼎的神刀门康门主。匡镇邪恶,除暴安良,不正是老夫应尽的职责吗?!”

    又一人起身道“老英雄为国分忧,为民造福,别处姑且不论,单就嵩阳县来说,一个饥民也没有,足见老英雄心怀天下百姓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,原来是伏牛山路大侠。有道是人生七十古来稀,能在有生之年,为国家为百姓做点事,实在是不值一提。“他顿了下,继续道”长风,你们三个快过来见过康门主和路大侠。这是老夫不成器的三名徒儿,以后还请两位多加提携。“

    三人赶紧过来“晚辈柳长风、诸长平、周长生,拜见康门主、路大侠两位前辈。”

    “好说,好说。”康、路两人赶忙回礼。

    “诸位,今晚还有几名贵客,请老夫给大家介绍。”

    他指了指右首两人,“这两位是‘黄河帮‘的苏、彭两位帮主。老夫久仰两位的大名,今日能够参加老夫寿宴,实在是老夫天大的面子。“

    这两人身材都不高,方脸大耳,络腮胡须,穿一身短衣。看起来很是普通,怎么看也不像一帮之主,‘黄河帮‘名气虽不大,但人数众多,遍及黄河两岸。

    两人一抱拳“苏黄英、彭河雄祝汤老英雄福如东海,寿比南山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。有人约了两位帮主几次,但都被拒绝,所以只能借老夫寿宴之际,将两位帮主邀来。如今既已见面,自然不会拒人于千里之外了吧?”

    他指着左首的大和尚与妇人,介绍道“这两位是‘鸿门‘的两位朋友,这位是笑头陀,这位是毒菩萨。”

    什么?曹操心头一震,这两人原来是‘鸿门‘的人,那么火烧曹家庄的八成就是这个叫做笑头陀的大和尚了。

    可是‘鸿门‘公开做董卓的走狗,已是天下皆知,中岳庄的这位’中州大侠‘既然是正道侠义人士,又为何跟邀请‘鸿门’的人成为座上客呢?

    彭河雄道“哼,原来是‘鸿门’的人,我彭某可高攀不起,我‘黄河帮‘虽微不足道,但也不做朝廷鹰犬。”

    “就当给老夫一个面子,有什么误会可以说出来谈嘛!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好谈的,‘鸿门‘甘愿做朝廷走狗,残害忠良,滥杀无辜,’黄河帮‘绝不敢同流合污。”苏黄英斩钉截铁。

    两人的话掷地有声,毫无缓和的余地。

    汤镇恶满脸不悦,“识时务者为俊杰。眼下黄河以北叛军四起,朝廷正是用人之际。两位若肯效忠,朝廷一定会大大封赏。“

    “朝廷?‘鸿门‘也能代表朝廷?哼,要不是他们这么有‘作为’,怎会有这么多流民?怎会有这么多叛贼?”

    “你就不为帮中那几百人留条后路?”

    “莫非‘中州大侠‘已经是‘鸿门’的人了?”

    “正是。效力于‘鸿门’,就等于效力于朝廷。实话告诉你,今儿个只怕来得走不得,到那个时候,可别怪老夫不讲情面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我们面子还真不小,为了我们两个粗人,弄了个‘鸿门宴’,我们要是怕死,也就不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想当英雄?只怕也没那么容易。老夫派人去邀请二位赴宴,还记得那放请柬的铁盒吗?实话告诉你,那里面有个暗格,放有一封‘黄河帮’与巨鹿黄巾反贼的通敌信件。是生,是死,就看你一念之间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想不到表面上人人敬仰的‘中州大侠’,背地里却是这幅嘴脸,就当我兄弟瞎了眼,告辞。”

    呼啦许多人站起来,看起来两人想走真的不易。

    既然已经说破,大战一触即发。

    谁能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种局面?

    曹操三人万万不敢相信,在江湖中这么有名望的大侠,刚才还满口侠义的老英雄,怎么突然就变成了‘鸿门’的帮凶,阴谋的小人?

    不仅仅是曹操,当名震江湖的‘中周大侠’汤镇恶亲口承认了这件事实,在场的许多人纷纷露出惊讶之情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,不妨事,不妨事。人各有志,不必强求。“见两人要走,笑头陀貌似并不在意,但随即话锋一转,接着说道”不过,跟‘鸿门‘作对,是绝对没有好下场的。小僧一向慈悲为怀,这样吧,如果你们能把那两个人交出来,小僧可以保证至少让两位死的舒服些“

    “没错”毒菩萨笑道,“那两个人是我们‘鸿门‘叛徒,又不是‘黄河帮’的人,况且你们之间素不相识,没必要为了不相干的人白白丢了性命。“

    “呸!出卖朋友的事,我‘黄河帮’是不会做的,嘿,整个中原武林,我看也只有汤老英雄才能做的出来。“

    这句话分量极重,相当于揭人脸皮。

    众人眼光一齐射到‘中周大侠’脸上,果然面色一会红一会 白,显然是非常不爽。

    汤镇恶脸上挂不住,将酒杯一摔,恨恨道“既然敢跟天下武林英雄为敌,那就怪你自己找死。”一摆手,厅内的大半人亮出了武器,将两人包围。

    康门主附和道“汤大侠先礼后兵,已经给足了你两人面子,既然敬酒不吃吃罚酒,那就是太不识抬举了。”

    路大侠也忙道“没错,既然你不把在座的英雄好汉放在眼里,那就摆明了要跟天下武林为敌,诸位,这两人为祸武林,我等正义之士岂能饶他?”

    这两人说的慷慨激昂,掷地有声,顿时厅内群雄纷纷振臂高呼,誓死诛灭害群之马,维护武林正道。

    曹操越听越是气愤,双拳握的‘咯咯’直响,真是黑白颠倒,贼喊捉贼,正要发作,却被李儒拉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