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天子剑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一卷 取剑 第十二章 黄河英雄
    李儒的意思,曹操很明白,对方人多势众,早有预谋,若要拔刀相助,也需看准时局,随机应变。

    当然,也有一部分人,也义愤填膺,无奈此处乃中岳庄,是人家的地盘,虽同情于苏、彭二人,却不便于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苏、彭二人冷眼面对这帮魑魅魍魉的丑态,心知今日羊入虎口,殊难脱身,就算拼死逃走,只怕他们也会对‘黄河帮’的名声大做文章。

    彭河雄哈哈大笑“大丈夫顶天立地,我‘黄河帮’没有一个是贪生怕死之辈。”

    见两人面不改色,曹操不禁暗暗佩服,心想今日若是走出中岳庄,定要结识这等真汉子。但是见如今形势,显然这是早有准备,早就挖好了坑等猎物了,又暗暗替两人捏了一把汗。

    “想当英雄?”毒菩萨娇起身笑道,“奴家最是敬重大英雄了,来,奴家敬上一杯,你俩谁敢把它喝了,那才是真英雄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取了杯酒,边走边用左手小指在酒里蘸了一下,递到了两人跟前。

    众人看的清楚,那杯里的酒立刻变成了黑色,显然酒已含有剧毒,不少人将心提到了嗓子眼,静看这两位帮主怎样处理这杯毒酒。

    这样死了更好,省的还得厮杀,跟‘鸿门‘作对,真不识抬举。

    不是想当大英雄吗,喝呀!

    大部分人目不转睛地盯着那杯酒,大厅里霎时鸦雀无声,静的能听到彼此的心跳声。

    “大丈夫一诺千金,‘黄河帮’没有贪生怕死之辈,大哥,恩公之托,就拜托你了。”彭河雄接过酒杯,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喝完,他将酒杯摔在地上,顿时摔个粉碎。

    毒性甚烈,眨眼功夫,他就七孔流血,倒地身亡。

    汤镇恶、康门主、路大侠等人看着彭河雄魂归地府,脸上无不露出得意的笑容。这倒省事,免得再动手费力。

    前来贺寿的中原群雄也多数笑出了声,心道,还是人家‘鸿门’厉害,不费吹灰之力就解决问题,咱们老祖宗有句什么话来着,哦,对了,叫做‘不战而屈人之兵。“

    这是怎么了?曹操简直怀疑自己的眼睛,彭河雄毒发身亡,这么多武林正义侠士居然当作笑话来看。

    毒菩萨竖起大拇指,“奴家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刚烈的汉子,奴家向来菩萨心肠,走路都生怕踩死只蚂蚁,哎呀,笑头陀,等会你可要念几遍超度经文哦。”

    笑头陀笑道“阿弥陀佛,小僧遵命。佛祖的话小僧可以不听,妹子的话小僧怎敢不听!”说完,当真双手合十,念诵经文。

    毒菩萨满意地笑着,又取了杯酒,一双美目盯着苏黄英说道“他已经做了大英雄,接下来轮到你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的神经更加紧张,目光又一齐聚焦在苏黄英身上。

    彭河雄已经做了‘英雄‘了,你做不做呢?

    说话功夫,酒杯已经举到了苏黄英眼前。

    曹操实在看不下去了,他决定无论如何也要阻止悲剧发生,他给两位师弟使了个眼色,三人起身就要上前。

    曹操三步并作两步,马上就快到跟前时,突然有一个人闯了进来,边跑边嚷“我说汤老英雄,不是说今晚管饱吗,怎么说话不算数?”

    他这一进来,在人群里挤来挤去,瞬间吸引了众人的目光,一时间令人窒息的气氛缓和了不少。

    曹操看的清楚,这是名老人,年纪已经不小,至少七八十岁,头发蓬乱,满脸油渍,浑身上下补丁加补丁,一看就是个乞丐。

    他手里举着一个已经咬了一口的馒头,在人群里钻来钻去。他不得不跑,因为后面有几个凶神恶煞般的家丁在追他。

    汤镇恶一摆手,那几个家丁退到了一边,老人也就不跑了。

    “后面有的是白面馒头,来这里捣什么乱?”

    “白面馒头是有,可想吃馒头还得摁手印,我都摁了十几个手印了,才咬的上一口馒头。”

    “哼,摁个手印又死不了,跑什么跑?”

    “不跑不行啊,他们还让我摁呢,老乞丐虽然不认字,但也知道这么干准没好事。听人家说,凑够多少个手印,就代表赈济过多少灾民,官府上就会嘉奖汤老英雄的。所以我当时就大声说,汤老英雄是不会做这等偷鸡摸狗的事的,可这些家丁却来追我。老乞丐这可是替您说话呢,还不让我吃饱,大伙快给评评理。“

    曹操觉得这名老乞丐非常眼熟,似乎在那里见过,可是却想不起来。怪不得今晚连乞丐都能来混饭吃,原来是给‘中州大侠’脸上贴金用的。

    这么看来,往日里‘中州大侠’的赈灾施粥善举,背后还有不少故事吧。

    老乞丐的话,让汤镇恶脸上白一阵青一阵,他阴沉沉道“这么说,老夫还得谢谢你了。哼,这里有好菜好肉,还有美酒,你要不要喝一杯?”说着那手指了指毒菩萨。

    “那可太好了”老乞丐凑近那杯酒。

    “这可是杯毒酒,你看看倒下的这位。”毒菩萨看着老乞丐。

    “毒酒?那可不能喝。”

    “哪儿那么容易。”笑头陀与毒菩萨一左一右用掌拍向老乞丐,却同时扑了个空,老乞丐的身法极快,一瞬间就躲开了。

    “果然真人不露相,只怕这档子事你管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八大金刚的笑头陀、毒菩萨,这一掌倒是马马虎虎。“

    “就是大罗神仙,今晚也别想活命。”毒菩萨一声命令,汤镇恶、康门主与路大侠也加入战团,五人合围老乞丐。

    以一敌五,老乞丐竟然不落下风,双方你来我往,转眼就斗了十几招。

    想不到这么不起眼的老乞丐武功这么高强,曹操心里顿时踏实了许多。

    苏黄英感谢道“前辈仗义相救,黄英感激不尽。黄英不怕死,不想连累了前辈。”

    老乞丐骂道“真是迂腐,死了就能解决问题吗,你俩都死了,岂不是辜负了姓项的小子?还有姓夏侯的那俩小子的命也不要了?”

    一语点醒梦中人,“好,今晚苏某就大开杀戒,有不怕死的,就上来吧。”说着,撕掉上衣,露出一身健壮的胸肌。

    曹操三人也亮出兵器,围在苏黄英周围,将他护住。

    柳长风、诸长平、周长生三兄弟领头,厅中的大半数人持兵器上来,一齐围攻苏黄英。

    苏黄英哈哈大笑,对曹操说道“多谢三位小兄弟相助,苏某若性命不丢在这儿,定会与三位交个朋友。”

    说罢,抡铁臂闯进人群,他也是下了狠手,两条铁臂扫到人身上,也管叫他筋骨断裂,转眼间就有五六人死于非命。

    前面的人死了,后面有更多的人围上来,苏黄英在圈子中心,纵然铁臂无敌,早晚也会猛虎难斗群狼。

    老乞丐一把抓住了康门主的刀头,堂堂神刀门门主手里的大刀被人家把住了,还抽不回去,急得他脸都绿了。

    老乞丐却趁这间隙大声道“嘿,我说你俩都是笨猪,一个就喝毒酒死了,一个就逞英雄在这厮杀。曹操小子,你也是猪脑子吗?墨迹什么,还不快走。”

    曹操这才恍然大悟,老乞丐已经拖住了五名高手,就是给苏帮主留时间走脱,老乞丐说的对,自己才是猪脑子,连这点都没想透,怪不得挨骂。

    顾不上埋怨自己江湖经验不足,曹操护着苏黄英且战且走,逐渐靠近门口。这边汤镇恶与路大侠几次想过去增援,都被老乞丐拦截。

    眼看对方就要冲出门口,周长生手中‘夺命双戟‘掷出偷袭苏黄英,苏黄英反映稍慢了些,只躲过一戟,而被令一戟刺中胸口,鲜血直流,苏黄英忍痛将戟拔出,反手甩向周长生,正中他心窝。

    见三师弟丧命,诸长平趁机用长鞭缠住苏黄英脖子,苏黄英双手攥住长鞭,丹田一叫力,硬生生将诸长平拽了过来,他右手掐住其喉咙,只要一发力,诸长平必死无疑,诸长平浑身颤抖,惊吓过度,当场尿了裤子。

    见二师弟受制,柳长风情急之下‘咕咚’给苏黄英跪下“别伤我二弟性命。”

    苏黄英见他也是珍重兄弟情义,右手也就没抓下去,一掌将诸长平击开,饶了他一命。与此同时,柳长风猛然起身,手里长剑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插进苏黄英胸膛。

    “卑鄙。”苏黄英一脚踢飞了柳长风,也不敢贸然拔剑,只得忍者痛闯出大厅,向大宅门狂奔。

    曹操三人赶忙飞身挡在中间,拦住了涌过来的人群。曹操边杀边看着眼前这帮人,一个个都自称侠义之士,反做些卑鄙无耻的勾当,他实在是想不通,这到底是为什么。

    就连‘中州大侠‘的大弟子会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伤人?

    三人护着苏黄英,边战边退,一路朝北逃亡。

    毒菩萨五人见苏黄英中剑,知道他难逃一死,于是目标就暂时对准了老乞丐,不管他是何方高人,既然是敌非友,他也就非死不可。

    而老乞丐却越战越勇,他一会儿打出一套掌法,一会儿又打出一套拳法,接着又踢出一套腿法。而且武功时而刚猛无俦,时而轻柔飘忽,饶是‘中周大侠’等人这些老江湖,竟然看不出眼前这个老乞丐究竟是何门何派!

    更为可恨的是,无名高手竟然被一名不起眼的叫花子给纠缠住,眼睁睁看着爱徒惨死,眼睁睁看着苏黄英被人救走,却始终无法分身,于是五人愈发恼怒,纷纷使出杀招,不把老乞丐打成肉酱,实在难消心头之恨。

    虽然苏黄英已经身受重伤,即是逃出中岳庄也难逃一死,并且还有数名武功高强之人追杀。但这么周密的计划,竟然没能在中岳庄解决问题,实在是如鲠在喉。

    对于这些江湖中已经成名的‘大侠’来说,面子非常重要!

    曹操搀扶着苏黄英,黑夜中不辨方向,好在苏黄英一路指点,在后面数人的追赶中,一直跑出了嵩阳县城,一头扎进了进了一座山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