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天子剑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一卷 取剑 第十九章 太乙观
    边登上嵩山,边与老人商议。

    从距离上讲,这里距少室山最近,而法王寺在太室山,距此还有三四十里路,而且又听说法王寺已经被官兵与‘鸿门’的人围困,此刻前去,无异于自投罗网。

    所以不如先去太乙观找‘青虹剑’,也能顺便打听法王寺的真实状况,好在老人也比较明事理,同意将找侄孙的事先放一放。

    水龙王怎么知道自己定在此地渡河,张三爷为什么出手相助,曹操越想越心里越沉重,有一个念头深深埋在他的心底,他边走边默默地观察队伍里的每一个人。

    其实他早已想到了一个主意,自己身上的责任重大,决不能任人摆布,自己死不足惜,但万不能耽误国家大事。他下决心试一试,说不定还能赌出个机会。

    沿途是一条极窄的道路,用石条铺成,有的地方甚至就直接在石头上凿刻成阶,一路逶迤而上,但见周围山势陡峭,诸峰起伏,奇草怪林,鸟鸣啾啾。

    这般景色确实令人心旷神怡,流连忘返,可惜此时每人各有所思,心事重重,哪有心思欣赏美景?

    到了半腰,前面地势平坦,宽平如寨,一座浑厚庄严的道观出现在众人眼前。朱漆正门,匾额上‘太乙观’三个大字。

    血书里说的清楚,‘青虹剑’应该就在这太乙观内。

    终于到了,希望就在眼前。

    可是众人隐隐觉得哪里有些不对,走到跟前,才猛然明白嵩山美景如画,游人如织,可太乙观却双门紧闭。就算太乙观不受游客参观,也没必要大白日的关门闭户吧?

    从里面传出众多道士集体敲击磬磐及诵经声,间或法鼓钟钹,显然是在做法事。

    曹操上前扣门,半晌,才有名小道士开了门,上下打量了曹操一番,又瞅了瞅后面的曹仁等人,见还有两名女人,小道士不禁皱了皱眉,勉强问道“施主有何要事?”

    曹操开门见山“晚辈曹操求见观主木道长。“

    他这么说,大大出乎曹仁等的意外,来太乙观找木道长是为‘青虹剑’,沿途屡遭‘鸿门’追袭,此处说不定也有隐伏的探子,曹操这么自露身份和目的,是什么用意?

    “施主来晚一步,昨夜里观主他老人家已经羽化登仙,这做法事超度声音众位施主一听便知。“

    什么?木道长昨晚已经死了?众人无不心中一惊,这个结果可是大出意料,没有木道长,那‘青虹剑’岂不成了悬案?

    怎么会这么巧?他是唯一知情者,这个秘密若被带进棺材里去,那么‘青虹剑’便永无重见天日的机会了。

    怎么会是这个样子!众人正面面相觑,小道士摇了摇头,就准备关门谢客。

    “师弟且慢。“这时从里面又走出来一名小道士,双眼看着曹操,”这位施主,可是五禽剑派的曹操?“

    “正是。”

    小道士稽首道“福生无量天尊,三都师伯请诸位施主到‘朝拜殿’观礼。“

    小道士领着众人来到朝拜殿,只见里面老少道士足有几十名,全都满脸悲戚地诵念经文。朝拜殿是道教辈分高者羽化后,停放遗体供人瞻仰遗容,及做法事超度的场所。此刻里面香烟缭绕,飘舞着燃尽的碎烧纸。看这阵势,足见羽化者身份不殊。

    一名老道士原地迎接“无上太乙救苦天尊!师兄羽化成仙,实是本观大事,依着规矩,众位施主,尤其是两位女施主是不能进这朝拜殿的,但念及诸位都是师兄俗家之后人,特此网开一面,请施主上香祭拜。”

    他是太乙观主木道人的师弟,名叫三都道人,看年纪也至少六十多了。

    曹操排头上香,其他人低头跪拜。看着台上道布蒙盖着的木道人遗体,众人心里五味杂陈。尤其是曹操,好不容易来到太乙观,木道人却已归天,这样一来‘青虹剑’的线索就断了,怎么跟皇帝、白马寺老方丈以及曹家冤死的族人交代?

    礼毕,三都道人将大家迎进了后堂谢礼。众人落座,上茶。

    “少侠可是沛郡谯县的曹操?”

    “正是晚辈。”

    “无上太乙救苦天尊!我师兄俗家确实姓曹,三十岁前曾在京城为官,而后出家为道,号‘木友道人’,他八十岁高龄羽化,得道升仙,可惜少侠晚来一日,未能与师兄见面,实在是遗憾之至。不知少侠此次前来,可是有事要见木师兄?“

    “晚辈奉家父之命,来太乙观拜见木道长,顺便取一件家传之物,真料不到苍天弄人。”

    “施主欲取何物?”

    “青虹剑!”

    什么?曹仁等人更加不解了,大哥一向沉稳,今天这是怎么了?怎么直接把实底给亮出来了?

    曹操回答这样直白,就连三都道人也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他命小道士将门窗关闭,低声道“眼下朝局动荡,江湖震动,世人无不紧盯着五行剑,‘青虹剑‘干系曹氏一族兴衰,事关重大,贫道不得不谨慎行事,施主既是曹氏族人,可有证据?“

    曹操将左手平伸,五指并拢,递到三都道人跟前。三都道人一愣,旋即笑道“不错,不错,曹氏一族子孙的无名指皆比中指长,确是家族特征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也将左手平伸,五指并拢,曹操见他的无名指也是比中指长,不禁惊到“道长您,您是?”

    “贫道幼年家住沛郡谯县,十七岁因举孝廉入京为官,此后平步青云,十年后升至京兆尹,三十岁因牵扯一桩大案,为保家族利益,辞官出家,道号木友,距今整整三十年了。“

    峰回路转,原来眼前这位道长才是木友道人,局面翻转,众人心中腾地又升起了希望。

    那就怪了,既然这位三都道人才是木友道人,那么羽化的那位观主又是谁呢?

    见众人疑惑,木友道人低吟道“木友即是三都,三都即是木友;师兄即是师弟,师弟即是师兄。”

    众人恍然大悟,闹了半天,死去的那个才是三都道长。

    曹操赶忙磕头“孙儿曹操给叔公叩头。”

    其实曹操并不确定木友道人在曹家的辈分,只是从年纪上看,推测应该是自己的爷爷辈。

    木友道人将他拉起“唉,我曹氏一族遭此大难,唯有请出祖传‘青虹剑‘,解救天下苍生。“说着,从袖子里掏出一张陈旧的黄纸,展开后上面画着一朵莲花。

    曹操忙也从怀里掏出父亲的血书,只见上面所画的莲花,虽是用鲜血所描,但模样与黄纸上的完全一致。

    这下就不会错了,双方互相印证吻合,表明寻找‘青虹剑‘的线索就是这朵莲花。

    可是莲花又代表什么呢?“家父说是莲花洞”,曹操一语道出。

    当日在谯县郊外,李儒曾看过这张血书,当看到上面所描绘的莲花图案时,第一时间想到的也是‘莲花洞’,只是当时没有把握,就没说出来,现在看到两朵莲花,马上就坚定了自己的判断。

    而曹仁与曹洪就更加不解了,一行人赶到曹家庄时,悲剧早就发生了,地窖中的亲人都已是冰冷尸体,怎么可能告诉曹操‘莲花洞’三个字呢?

    更为不解的是,好像第一眼看见血书时,没记得上面有这朵莲花图案呐,难道是当时过于悲伤,没看清楚?

    木道人面露喜色“不错,你猜的很对,‘青虹剑‘就埋在莲花洞内,是我当年亲手所埋,真想不到,有生之年还能看见它重见天日。”

    其实,找到了木道人,就用不到那朵莲花图案了,因为‘青虹剑‘就是他本人埋藏的,自然知道确地的埋剑地点。

    只是谁又能意料到天道变幻,世道沧桑,当年差点给曹氏带来灭顶之灾的‘青虹剑’这么快就又重现人间。莲花图案,原本是留作后世子孙寻剑的一个线索而已。

    为防止夜长梦多,众人决定即刻就将剑取出,毕竟‘鸿门‘的人阴魂不散,随时都有可能出现。

    众人都很兴奋,折腾了这么些日子,终于看到希望了。‘青虹剑’,马上就能见到你了。

    木友道人亲自带路,直奔莲花洞,安全起见,他一个小道士也没带。

    莲花洞,是太乙观西南角一处天然洞穴,因里面宽敞恒温,被观里用来做储藏间,只是放一些日用之物,没什么贵重物品,在观里道士们眼中,就是普通仓库而已,因此也只有一名道人看守。

    这名道人也快五十了,穿着比较邋遢,道袍上补了几个补丁,鞋子也露出了大拇脚指,满脸的胡子拉碴,不修边幅。他年纪不小,辈分却低,一般道士叫他济空师兄,这个人本分木讷,职责就是每日守在这莲花洞,据说也十几年了。

    洞里是存储日杂物品的,里面新的鞋子定然不少,但他脚上的鞋都如此破旧了还穿着,可见这人老实本分,因此这差事交给他,观里放心的很。

    “济空,快打开洞门,找一把铁铲。“

    “是,师叔。”

    众人进了莲花洞,发现这是本是一个天然洞穴,后来又经过了人工开凿修整,非常宽阔,东西向较长,足有百余来步,南北向短些,可也有六七十步。

    洞内气温恒定,冬暖夏凉,物品放在里面淋不着,晒不着,更加不会失火及受潮,真是一个不错的储物所在。

    济空道士真是讨了一个好差事,一个人住在里面,无拘无束,逍遥自在。

    木友道长埋剑已经三十多年,平日里从未到洞里来过,所以只记得大概方位。

    济空将师叔指定位置上面的物品小心地搬走腾空,曹仁力气大,拿着铁铲就挖起来。

    奇怪的是,挖了好长时间,也不见‘青虹剑‘踪影。

    毕竟时间长了,位置可能不太准确,于是就在附近换个位置挖,可是眼看都快两柱香时间了,众人轮番上阵,把木友道人指定位置的前后左右都挖了个遍,就是不见‘青虹剑’的影子。

    这就怪了,难道是木友道人记错了?还是早已别人挖走了?